会飞的拉姆

【FF14/奥尔光】Light Me Up

发点旧文充下粮食。时间线是3.0之前,光不是公式光,原型是我家小猫。


本来只想跟老爷来一炮,结果半路熄火,直接被省略成了事后。(痛心疾首)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       你在奥尔什方安排的房间里歇息下。库尔札斯高地的冷风吹打着窗户,你抱着腿蜷缩床上的角落里,壁炉逐渐黯淡的火光再也无法给你提供暖意。你直直地盯着跳动着的火焰,想象着它张着血盆大口将你吞噬。


       光之战士拯救不了任何人,这是你第一次体会到这种真实而确切的无力感。你的身体止不住颤抖,于是你把头埋进了自己的臂弯。


       敏菲利亚,桑克瑞德,雅修特拉,伊达,帕帕力莫……你在心里念着那些美好的人们的名字,脑海里浮现出你们第一次相遇时的情景。


       那时于里昂热先生也在场,那时的你还是一个初出茅庐的新手冒险家,对艾欧泽亚一无所知,光有着满腔的热情与动力,相信着总有一天自己会大有作为。而他们就带着最温暖的笑容接纳了你,肯定了你,在那小小的温馨的沙之家里与你一起展望未来。


       你们一同经历了大大小小的委托与冒险,大至歼灭蛮神击退帝国,小至跑腿寻物栽花种草。你在一次又一次的挑战中成长,你成了艾欧泽亚人们心中的英雄。


       你强大,你自信,你无坚不摧,你认为没有什么人你保护不了,没有什么问题是你和你的团队无法解决的。


       但也许就是因为这种盲目的自大,又或许是你对拂晓的无条件信任,你从未想过水晶义勇队会有内鬼,更加料不到甚至整个队伍都被收买。


       是你疏忽大意没注意到吗?不,早在义勇队无声地壮大时你就应该有所警惕。但你没有,而这失误的代价就是使你和你的同伴深陷险境。


       你拯救过三个国家的人民,默默守护着他们的和平,可当被你帮助过的人们将矛头指向你的时候,你竟没有办法保护你的同伴。到头来你反而是被拯救的那个。


       笨蛋,傻瓜。你低声咒骂着,通讯贝响着无尽的电流音,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你失去的东西。壁炉里的火焰彻底熄灭,房间里最后一点光亮消失,你抖得更厉害了。你的身体表面没有一丝热量,你感觉自己像是赤身裸体暴露在暴风雪里的遇难者。


       你光着脚敲开奥尔什方的房门时他正准备熄灯睡觉,见到你时他不由得露出惊讶的表情。


       他马上就注意到了你冻得充血的双脚,连忙把你拉到长椅上,从床上扯过毯子将你裹得严严实实,又往火炉里添加新的木材。他倒了杯热水放在你手里,然后才坐到了你的对面。


       他看上去似乎有一大堆问题要提问,比如为什么在这样的深夜里出现在他房里,又比如为什么没穿鞋子。可当他看到你的表情后他又突然什么都说不出来。


       你抬起头仰视着他,火光在他紧皱的眉头上跃动,浅色的眼珠流露出不加掩饰的担忧。他的嘴唇紧抿,你却不合时宜地想起他每次见到你时那些让你窘迫不已的赞美之词。


       你想朝他微笑一下,鼻子一抽却下了一脸的泪水。他被吓到了,手忙脚乱地扶着你的肩膀,伸手想要替你抹去你脸上的泪水,又猛地停下转到身后的桌子翻找纸巾。


       你看着他手足无措的样子哭得更厉害了,你哽咽着扑到他的怀里,毫不收敛地嚎哭起来。你紧紧抱住他,像是溺水者紧紧抱住最后的救赎。


       你不清楚明天还会有多少磨难出现在你面前,你也不知道失去了同伴的你将何去何从,但眼前的这个人在你最绝望的时候给了你一个归宿,他对你说希望的火种不会就此熄灭。


       他说你并不是一无所有,你还有他,还有阿尔菲诺,还有塔塔露,还有拂晓其他的成员。


       当他笑着告诉你他永远是你的同伴时你差点没忍住眼泪,而现在被强忍的泪水终于决堤。你将最脆弱的姿态暴露在他的面前,用行动诉说着你需要安慰。


       奥尔什方在被抱住的时候僵住了身体,但随即又放松下来,任由你将鼻涕眼泪蹭在他的胸口上。


       他以同样的力度回抱了你,一手轻轻拍打着你的后背。待你哭声渐渐减弱,只剩细小的啜泣声时他轻轻推着你的肩膀与你分开了一些,捧起你满是泪痕的脸拭去你挂在眼角的泪珠,弯下身在你的额头上落下轻柔的一吻。


       他的动作缓慢而小心,仿佛在对待最神圣的事物。你感觉冰凉的体温被他温暖的身躯焐热,可你还是觉得远远不够。


       你抬起脸看他,伸手抓住他睡衣的衣领将他拉下,吻上了那双因惊讶而微张的薄唇。奥尔什方像被雷击中一样呆在原地。现在他最尊敬最崇拜的人正在亲吻他,用悲伤湿润的眼睛凝视着他,用嘶哑的声音对他说“点燃我”。


       你趁他愣住的时候解开了他湿答答的睡衣,肌肤的热量捕获了你,你脱掉自己的装备,贪恋地紧贴在他温热的身躯上。他终于从冲击中回过神来,抓着你的手腕将你带到了床上。


       事后你侧着身子埋在他的臂弯里。被窝里暖烘烘的,你的身体也是暖烘烘的。


       激烈的运动消耗光了你所剩无几的体力,你无力再去想那些令你悲恸不已的事情。疲惫将你拖向睡神的深渊,你缓缓闭上了眼睛,将微弱然而确切存在的火光关进眼帘里。


       你听见奥尔什方缓慢而有力的心跳声,朦胧之间想着它将会一直陪伴在你的身边。


评论(5)

热度(31)